探班|《这!就是街舞》:态度最重要

  • 时间:
  • 浏览:83

  作为嘻哈文化的一员重要大将,继说唱完成从地下到地上的升级后,同样来自街头的街舞怎么能甘心接着蛰伏?有关嘻哈的第二轮抢滩已经正式开始了。尽管北京卫视为了争取时间在2017年11月推出的《舞力觉醒》收视率和话题度都不理想,也无法阻止2018年街舞综艺热浪。粗略统计一下,2018年有关街舞,并且号称大投资大制作的网综就有三档,目前用户量遥遥领先的三家视频平台各自认领一档。

  2018年伊始,优酷和灿星联手制作出品的《这!就是街舞》首先燥起来,开始录制。四位队长易烊千玺、黄子韬、罗志祥、韩庚,代表了70后到00后四代人对街舞不同的态度和看法。

  《这!就是街舞》四位队长韩庚、黄子韬、易烊千玺、罗志祥。

  在电视素人选秀时代,灿星曾处于领军地位,除了大家熟悉的歌唱类节目,还操办过《舞林大会》、《舞林争霸》、《中国好舞蹈》等收视好、口碑也不错的舞蹈节目,经验方面,灿星相当有优势。导演陆伟也挺自信,希望在这轮街舞节目大战里可以做到流量第一。

  1月3日,《这!就是街舞》开放了媒体深度探班,打开大门让记者们看到了巨大的录制场地、如火如荼的录制现场。四位明星队长和总导演陆伟也一起分享了关于这档节目未来可能呈现的样子和他们的期待。

  主舞台

  街头实景舞美让观众和选手更有代入感

  当天探班是这档节目首次录制,尽管阴冷下雨,依然有黄牛等候。整个录制棚在面积巨大的展览大厅中平展铺开,几乎很难从一头看到另一头,都被无数隔间房和临时围起的塑料板隔成街区样式。

  总导演陆伟介绍,这次的四个街区是节目舞美方面的重要创意,制作组内部称为“自由之地”,是灿星第一次尝试实景类的舞美搭建,“室内空间搭建了四条街道,分别代表了不同地域和文化。这个舞台对所有的舞者来讲是同一条起跑线,不管是世界冠军还是刚刚开始学街舞的人,你们都是在街头开始跳,然后被队长看到。”

  为了还原街头的真实感,节目组还盖出了二楼,甚至架了上海特色的长杆晾衣架,北京则会挂灯笼。

  有“武馆”字样的招牌

  老上海特色的街道

  不得不承认,实景舞美对观众来说,非常享受,但更震撼的应该是现场人员,《明星大侦探》这一季就尝试了实景秀,确实比录影棚更过瘾。

  陆伟在介绍舞美时,表示花这么大力气做实景搭建,一是为了让观众对街舞的街头属性更易代入,二是传递他们是“一个有态度、有观点的节目”,希望所有舞者都在这个环境下更大胆更自由地用舞蹈表达自己的态度、观点。

  更欢迎勇于表达自己,有个性的选手

  值得注意的是,“态度”、“观点”这两个陆伟口中的高频词汇,同样应用在备受关注的赛制和挑选标准问题上。他表示,《这!就是街舞》是灿星几乎最费劲的节目模式研发成果——用全纪实真人秀来展示街舞节目。

  “我们聚焦于一个个舞者个体,要看到每一个舞者的态度、创意和自由表达的态度。”这也是节目组主要希望舞者们做的事情,“想法是什么,大声告诉所有人。”

  勇于表达自己更是节目组对舞者们的重要筛选标准。陆伟透露,目前来参加的舞者大约在400人左右,“本身必须得有一定的街舞的能力和实力。第二点我们得看到你在跳街舞时的那种热情。我们更看重的是,在有一定街舞实力基础之上,更勇于表达自己,或者更有个性的一些人。”这些“更有个性的人”将会成为海选的主要组成人员。

  听起来可以期待街舞界的diss大战了。

  总导演陆伟

  陆伟还选择性地透露了部分未来赛制,“四位队长有一个代表自己街舞理解秀的表演。所有报名的舞者看完队长大秀之后,他们会选择自己更希望接受哪位队长的考核,产生入围舞者,和四个队长交流后产生四支战队,后期所有的比赛都是在战队之间进行的。经过层层的Battle之后,最终产生总冠军。”

  这个痛苦研发的全新模式听起来很耳熟,也许街头文化里,明星队长们都得先表演,再选人,平起平坐才代表街头正义。

  节目组除了担心缺少diss桥段,更大的难点在于不能在任何位置露出摄影机。“一条街道里面差不多是8米宽,19米长,126平方米左右,我们将近有100多个机位,每平方米大概有1个机位,要隐藏住这100多个机位到让大家看不到是一个难题。”而100多个机位产生的视频素材将送给不下100个剪辑师,灿星后期团队所有人员都已经全部上阵。

  专业舞者们比较关心的编舞方面,《这!就是街舞》也在官方微博上陆续公布不少编舞老师,其中包括《舞出我人生》御用编舞、“机械少年”Phillip Chbeeb,曾为Janet Jackson、Rihanna编舞的Galen Hooks等8组高手。

  Phillip Chbeeb

  Galen Hooks

  明星队长态度:佛系韩庚PK就要赢的罗志祥

  从节目官宣以来,自然是明星队长们最受关注。因为性格差异很大,他们的对话常常引得台下默默憋笑。

  罗志祥

  四个人中,罗志祥是跳舞出身,他回忆说自己15岁就出道了,“那个时候也在台上劲歌热舞扭屁股”,自然是专业派代表。他说这个节目“唤起心中跳街舞的魔兽”,兴奋得彻夜难眠。而代表70后的他,竟然是胜负心最重的一个……

  被问到想不想拿冠军,小猪毫不掩饰,“不好意思,我们是朋友,但也是对手。对,我这次来也是要拿冠军的。”在还不知道赛制的情况下,他说自己想选“全能型舞者”,“他可以跳Bboy很强,但是他跳hiphop、跳locking都可以”,摆明了意思是,全能舞者可以PK掉所有对手拿冠军。还要占便宜说自己是“四代同堂”里年纪最小的队长,“千玺最大,我最小。”

  也许节目组想看到个性舞者间diss桥段,但罗志祥倒不喜欢,“跳舞是开心的,我不希望待会儿我们要选择的人,没有被选到,然后就被diss。跳舞传递的是开心,而不是有负能量。”

  韩庚

  和罗志祥完全不同的是,以佛系心态来节目的韩庚。韩庚代表的是80后,小时候有民族舞功底,又经由SM公司调教,实力其实不容小觑,当年巅峰时期的迷妹杀伤力也可见一斑。奈何他大概只想做佛系队长……

  如何选择舞者?“他跳舞能打动我就行。”

  想不想拿冠军?“咱们四个都不是冠军,选手是冠军。”

  原来是学民族舞,对舞者身份的感情是什么?“想再次感受舞台的魅力,但在录制过程中,我还得去拍戏。”

  私下会不会和其他队长尬舞?“大家都挺忙的。”

  万一选到一起,会不会让着最小的易烊千玺?“我们不会抢。”

  和其他三位队长有过合作吗?韩庚:“好像没有。”隔壁罗志祥扎心一刀,“我们在泰国一起拍过广告。”

  黄子韬表达新年愿望时说,“希望2018年我的三部电视剧能够得到更多人的认可。”韩庚佛系调侃,“三部一年就播完了啊。”

  真是让人好奇选择了韩庚战队的舞者们未来命运如何……

  黄子韬

  易烊千玺

  黄子韬和易烊千玺都说自己会把舞者们当做朋友伙伴,一起切磋舞技,相互学习提高。学霸派易烊千玺表示自己会选择“偏new school一点,比较open一点的”,并且也不会有压力,来和如云的高手们交流学习的,为将来开舞蹈工作室做准备。

  黄子韬希望自己在这个节目里继续进步,“拿不拿冠军无所谓,提升自己就行。”面对选择舞者只有25张卡,勇敢个性的黄子韬发表了“硬币说”,“关键是我在硬币掉之前,我就不会让这个硬币掉,这是一个能力。你明知道这个硬币好,你要不紧握着,那这个硬币一定会掉。要防止让这件事情不发生,不要老是想到这个事情发生了之后怎么解决,我们要想不让这件事情发生。”话音刚落,就被韩庚调侃:“掉了一个存钱罐。”补刀罗志祥再次上线:“掉了一万块还没拿起来。”

  导演陆伟称赞说,四个队长的舞蹈能力都非常强,本来编舞师是要求8个小时学会一支舞,但明星队员都只用了两个小时,这让洋气的国际编舞师们非常震惊。而学新舞距离正式表演也只有一晚上的时间。

  最后陆伟强调,《这!就是街舞》节目中,舞蹈的难度不是节目组第一考虑的,“通过跳得有多难来评判舞者水平高低,这不是我们节目想要的”,态度才是第一位。其次则是在舞蹈中看到的中国舞者的创意,并且,不希望舞者讨好任何人,要有够自由的表达。

  总之,灿星凭借多年制作舞蹈节目的经验,专业上应该没有问题,四个队长虽不全是专业舞者出身,但跳舞的经历和热情都比较扎实,实景秀也足够震撼。只是在网络综艺遍地开花的时代,老厂牌还能做出年轻人喜欢的新意吗?创新模式能够得到原创的正面认可吗?我们拭目以待。

猜你喜欢